当前位置:东方科技网 > 新闻 > 正文

郭立||锲而不舍 魂系绘画 ——朱兵与他的绘画人生

2022-06-16 14:27 来源:网络

文/郭 立


        对于许多人来讲,大学阶段的专业选择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涉及到今后的就业、事业发展空间、成就、收入待遇等等。我们每个人在青少年时代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希望未来能够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在面对理想与现实冲突时,更多的人却选择了向现实妥协,听凭命运的安排。


       但现实生活中也有极少数的人,他们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不愿向现实低头,不听凭命运的摆布,坚持自己选定的目标,锲而不舍,孜孜以求,最终达成了自己的梦想。

《贡嘎雄峰》纸面丙烯画 60x160 cm

        在上世纪80年代的重庆,就有这样一位理工艺术男,为追求自己的理想,作出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他原本就读于重庆一所重点大学的工科专业,但因自幼太酷爱绘画,在大学三年级时,毅然决然放弃学业,重新参加高考,最终考入他喜爱的油画专业,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著名画家朱兵先生。


       1963年,朱兵出生在一个高校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重庆建筑工程学院(今重庆大学建筑学院)土木工程系教授,母亲是沙坪坝区育英小学老师。生活在这样一个典型知识分子家庭的朱兵,从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

《船之一》纸面水彩 55x76cm

       70年代的中国社会有个普遍现象,就是许多人都喜欢绘画,这与那个时代的政治生态不无关系。朱兵家有位邻居周老师,是位美术专业教师,绘画专业水平较高。


       据朱兵回忆,当时周老师家常有校外的学生来他家私下学画,朱兵经常去玩耍观摩,并逐渐喜欢上了绘画,尤其是西画。1970年的暑假,朱兵告诉母亲也想跟周老师学习绘画,于是母亲与周老师表达了朱兵学画的意愿,周老师欣然应允,那时也无需缴学费,就这样朱兵成了周老师的入室弟子。


       据朱兵讲,当时在学院里一起学画的邻居和同学大约有6、7人,整日沉浸在绘画艺术学习和求索之中,相互学习,相互帮助,一起展望未来。

《倾葵向阳》布面麦克画 70x140cm

        新中国成立后,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乃至艺术,均采用了前苏联体系。在艺术领域,19世纪至20世纪俄罗斯的绘画,以其场面恢弘的历史叙事性绘画及现实主义绘画,整整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如苏里科夫(1848-1916)的《近卫军临刑的早晨》、《女贵族莫洛卓娃》;列宾(1844-1930)的《库尔斯克省的宗教行列》、《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扎波罗什人给土耳其苏丹复信》等。

列宾《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当朱兵在周老师家里第一次接触这些不朽的绘画巨制时,幼年的他从视觉到心灵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震撼,“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将油画画得如此美妙和不可思议!”朱兵在心里暗自赞叹。自此,在他幼小的心灵埋下了绘画艺术的种子。


       朱兵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然坚持学习绘画,但理科成绩一直在班上拔尖,高中考入重庆一中理科尖子班。其父非常希望朱兵能像他一样,今后从事土木工程专业,尤其希望他能从事建筑设计。


       1980年,朱兵以优异成绩考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今重庆大学建筑学院)建筑设计系,也算是了了父亲的心愿,一切都显得那样的顺理成章。建筑设计专业也开设绘画课,但对于已经具备扎实绘画功底的朱兵来说,却丝毫没有挑战性,建筑绘画与纯粹的绘画艺术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的情形,在朱兵心里逐渐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落差,使从小就酷爱绘画的他,开始对父亲为他所作的职业规划和要求产生了抵触。这种潜意识的抵触情绪,并未因专业课程学习而逐步淡化,反而变得愈发强烈,此时的朱兵在“理想”和“现实”间倍受煎熬。

《父亲扛起的爱》布面油画 115x145cm

       1982年秋,朱兵应原重庆一中美工组的师兄彭进邀请,去四川美术学院玩,此时彭进已考入四川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目睹师兄的学习氛围及取得的优异成绩,再一次刺激了朱兵那原本已波涛起伏的心绪。


       了解朱兵之前绘画水平的彭进,无意间说了一句“其实如果你依然热爱绘画,你也可以来考川美。”“我也可以考吗?”朱兵冲口而出的一句发问,使他自己也被惊吓到了,这才发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诉求,依然是那样的执着,那样的强烈。


        回到家的朱兵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川美的艺术氛围,师兄的话语,不断在脑海里沉浮,他一次又一次地拷问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潜意识:“我真的酷爱绘画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驿动的心慢慢归于平静。同时,一个人生重大决定已然产生!

《雾都风貌》水彩 90x60cm

       1983年,已是建筑学专业大三的朱兵,瞒着父母,毅然决然放弃学业,重新参加艺术类高考,“一定要考入川美油画系。”7、80年代的文艺青年,只要学习绘画,70%的都喜爱西画,这与西画现实主义题材及绘画语境有极大的关系。在重庆,流行这样一句话:“川美的油画,西师的国画。”因此,许多热爱油画的学子都将考入川美油画系作为首选。


        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1982年的6年中,重庆市的两所艺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和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都是分别招生,考生可以同时报考两所院校。两校分别进行专业考试和录取,专业成绩优秀的考生可能会同时收到两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如果考生喜欢油画,而且两校的录取都是油画专业,考生会选择川美而放弃西师,这曾导致1978年至1982年西师美术系计划录取的学生中有多名未入学(那时没有补录),导致国家教育资源浪费。


       因此,从1983年开始,国家为了保护师范院校,开始试行重点师范院校优先录取政策,就重庆而言,只要西师美术系录取了,川美就不能再录取。


       1983年,朱兵以全重庆市美术专业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被西南师范学院美术(今西南大学美术学院)系油画专业优先录取,无缘四川美术学院,对于朱兵来说算是一个遗憾。

《洪崖洞夜景》水彩 40x60 cm

       拿到西师美术系录取通知书的朱兵,无法再隐瞒,将他的决定告诉父母,万般无奈之下,父母只得同意他的选择,去西师报到重新开始大学四年学习生活。


       如愿以偿的朱兵来到西师真可谓如鱼得水,专业成绩优秀,身材魁梧,长发翩翩,且喜爱足球运动,曾任西师足球队队长,在那个时代完全是标准的潮流青年,以至于当多年后外系校友说到朱兵,第一印象就是他的长发。


       大学四年的专业学习如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毕业分配季,兴许是受建国后历次运动的影响,朱兵多次向系领导表示不愿分配去教育系统教书,并希望能分到重庆市内的国营企业。按朱兵当时的专业成绩和表现,西南地区云贵川的许多高校可以任由他选,但都被他拒绝。

《向日葵之一》纸面水彩 55x75cm

        朱兵不愿意离开重庆市,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朱兵在大学期间恋爱了,对象是同为83级西师音乐系的重庆女孩黄鹰。黄鹰同样出生在重庆市一知识分子家庭,受过良好教育,美丽端庄、温柔善良且善解人意,毕业时分配到重庆市团校任教。


       两人同为文艺青年,一个从事绘画,一个从事音乐,可谓天造地设。因此,朱兵不想离开重庆,离开自己心爱的恋人。经多次力争,1987年秋,朱兵分配到位于沙坪坝区杨公桥的原四机部军工企业国营重庆无线电厂(716厂)宣传部,成为一名宣传干事。


       当时的国营重庆无线电厂在重庆非常有名,不仅是军工企业,标准的“铁饭碗”,更是重庆地区两家引进日本三洋18英寸彩色电视机产生企业之一。


       在这之前,重庆无线电厂连续三年向国家申请分配美术专业毕业生未果,朱兵到来使该厂如获至宝,上至厂领导,下至顶头上司宣传部长对他满怀希望。

《高原晨曦》布面油画 65x114cm

        朱兵在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并为企业完成了三件大事。其一,为企业设计并组织施工完成办公楼前主体雕塑;其二,组织编写设计企业首本宣传图册,并在深圳排版香港印刷,获得厂领导高度称赞和表彰;其三,作为重庆市电子工业系统企业代表团成员,进京参加全国电子工业系统成果展,并负责重庆展区设计和施工布展工作,获得重庆市电子工业局和厂领导的表扬。


       这对于才参加工作的朱兵来说,可谓才华初露,一时风光无限,前途一片光明。但此时的朱兵却高兴不起来,虽然在厂中干眼里朱兵前途无量,但在朱兵看来,一张报纸一杯茶便度一日,这绝不是他期望的工作,根本不能发挥他的专长和才华。更何况每月87.5元干巴巴的工资,对于即将成家的他无疑于捉襟见肘。


       前路在何方,毕生所学何以致用,绘画创作何时才能施展?此时的朱兵陷入迷茫与困惑之中。此时的中国,改革开放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新兴的市场经济模式不断创新和涌现,社会对各类专业人才的需求十分旺盛,尤其是室内装饰设计人才更是炙手可热。

《中山古镇》布面麦克画 55x200cm

       许多具有设计专业类的院校以及建筑设计院,相继组建了专业化的装饰设计公司,开展市场化运作,同时向社会大量招聘专业设计人才。朱兵也迎来了人生的三次机遇。


       1988年初,重庆市设计院成立室内设计研究室(现重庆港庆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前身),研究室负责人张主任了解朱兵的简历后,提出调朱兵到研究室负责设计工作。


       同年3月,重庆建筑大学(朱兵母校)成立室内装饰设计公司,公司设计总监邬英炜教授与朱兵父亲关系很好,看着朱兵从小长大,也是朱兵在建筑学院学习期间的导师,非常了解他的专业水平,遂提出让朱兵调如该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88年6月,重庆市建筑专科学校(现重庆大学C区)成立建筑系,系主任也是重庆建筑大学校友,本来就了解朱兵,提出将他调入建筑系工作。
图11

《晨雾》水彩 80x105cm

       上述三次机会,无论那一个,都可以从根本上改变朱兵的人生轨迹。三个单位先后向朱兵所在企业提出调动要求,均遭到企业的拒绝,理由是,我们等了三年才分配来一个专业生,按厂里规定,要调走必须在企业干满5年。


       万般无奈的朱兵心情变得格外沮丧!那时的中国社会,人事档案管理是人才流动的枷锁,没有人事调动手续,你哪都去不了,它严重阻碍着人才的合理流动。

《船之二》纸面水彩 55x76cm

       皇天不负有心人,1988年8月,四川美院罗晓航老师在江西南昌万寿宫承接了一个大型壁画绘制项目,经朋友介绍朱兵与其它三位艺术家共同参与。一行四人耗时两个月完成壁画创作,工作完成后朱兵个人分得上万元的报酬,这对于才参加工作不久的朱兵无疑是个天文数字,相当于他工作十年的收入。
       如此巨大的收入反差,给朱兵带来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它导致朱兵暗自下定决心辞职下海,用自己的专业技能改变生活,努力寻求施展绘画创作的新天地。


        得知朱兵要辞职,部门及厂领导多次找朱兵谈话,希望他不要辞职,但此时朱兵意已决,遂于88年11月,辞去重庆无线电厂工作,正式下海创业。同年12月,朱兵完成了人生的重要转型,与恋人黄鹰携手迈入婚姻殿堂,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纸面水彩 84X115cm

       1988年至1991年,朱兵先后在重庆建筑大学室内装饰设计公司、重庆金三角装饰公司担任设计师。1991年6月,朱兵与两位朋友共同成立了重庆金字塔装饰公司,由于合作伙伴之间诸多矛盾,朱兵于93年3月退出金字塔装饰公司。


       经过4年多的商海拼搏,朱兵在参与装饰项目设计、施工,广泛积累经验的同时,也广泛集聚了人脉资源,为其自主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93年11月,朱兵创办了自己的装饰设计公司——重庆新空间装饰有限责任公司,现更名为“重庆新空间文创设计有限公司。”


        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意为着向当初的目标又迈进一步。但在当时的中国,就纯绘画创作而言,一个没有资历的年轻人,想单纯依靠绘画为生是无法养活自己的。

《向日葵之三》纸面水彩 55x75cm

       因此,搞装饰、设计等实用美术工作,就成了大多数艺术工作者的共同际遇,朱兵亦不例外。醉心与绘画创作而不削于应用美术的朱兵,为了家庭责任,不得不向现实妥协,拿起心爱的画笔,在实用美术领域找寻生存和发展机遇。


        从1993年创办自己的公司至今近30年中,朱兵承接或合作参与的装饰设计及施工项目形形色色,林林总总,既有普通的工装项目,也包括较具影响的大型文旅项目。如重庆市荣昌区《安陶小镇》、四川茂县叠溪、四川雅安灵关、重庆渝北礼朝屋基等等。


       在30年的装饰设计生涯中,朱兵始终保持对绘画的热爱和执着,利用尽可能的机会,将绘画艺术应用到日常设计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在采用马克笔绘制设计效果图时,他尽量融入西画绘画的理念和技法,使设计效果图更具有美学感官。

《安陶古街》大门设计效果图

        这也在客观上促使他以马克笔为画材,探索和开创一个新兴的画种——“麦克画”,以传统西画的理念和表现技法,创作麦克画。由于麦克画的色彩表现不能像传统西画那样调色,只能用不同颜色的麦克笔在画面上配色,所以绘画难度大大高于传统西画,而且耗时更长。


       最能体现他在此领域创作成就的,当数他创作的一大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重庆古镇系列”麦克画。在这批古镇作品中,许多作品视野开阔,场面宏大,布局考究,色彩丰富,表现手法多样,刻画细腻而不失大气,古朴中透着时尚。艺术地再现了重庆这些千年古镇的历史文化和人文风情,具有较高的艺术性和观赏性。

《涞滩古镇》纸面麦克画 60x180 cm

       30年的商海打拼,使其对人生及绘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感悟。在物质生活有基本保障的前提下,近年来朱兵思考得更多的是,如何回归绘画,找回儿时的梦想,重新拿起画笔创作他心中的世界。


       自2012年以来,朱兵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绘画创作上,除麦克画外,创作了为数不少的油画(含丙烯画)和大量的水彩画。他将自己对人生真谛的感悟和对艺术本质的理解、思考,融入作品中,并不断探索自己的绘画特色。


       得益于学院派扎实的基本功,朱兵在创作中,十分重视画中人物的造型、神态刻画、画面构成、色彩搭配及画理关系。注重在构建作品艺术性的同时,充分主张作品的思想性,通过作品传达自己的价值观、审美观和艺术观。

《非遗传承人》水彩 122x102cm

        走进朱兵位于渝北区安家嘴的绘画工作室“昱山堂”,满璧皆是他近十年的创作成果,既有较早时期的“重庆文化古镇”系列麦克画,也有近几年完成的“重庆网红景点”系列、“船”系列以及“向日葵”系列等一大批水彩作品。


       更有与时代结合的创作,如反映2020新冠疫情背景下的《祖国不会忘记》;《启航》、《父亲扛起的爱》以及为参加香港云峰画院《2023世界水彩大展》,而创作的反映非遗传承人生存现状的《非遗传承人》、反映新时期农村百姓生活的《喜讯》等等,作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喜讯》水彩 102x165cm

       朱兵认为当今世界画坛,绘画艺术潮流变化太快,整体呈百花齐放之势,各种流派推陈出新,欣欣向荣。但他还是趋向于较传统的写实技法和现实主义题材,在传统中谋求变通,在变通中实现创新,坚持具有自己特色的绘画风格。


       一路走来,朱兵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他自己的不懈努力外,也得益于亲人、好友的支持、鼓励和无私的帮助。他非常感慨地告诉笔者,他十分感恩人生旅途中的多位“贵人”。首先是他的妻子黄鹰,一直站在他的身后,理解、支持、陪伴、肯定他,给予了他前进的动力、克服困难的决心和勇气。

《向日葵之四》水彩 55x75cm

       其次,他非常感恩原重庆市文化局副局长、市文联原书记李自治先生、市装饰协会原秘书长肖能定先生和同学兼挚友著名画家蒋德斌先生、滕华剑先生等。感谢他们在其设计生涯和绘画创作中给予的支持、鼓励、认可和帮助。


       择一事终一生,追逐绘画梦,可谓朱兵的人生注释。朱兵的人生之路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我们不仅应该有理想和追求,更应该拥有为实现这些理想和人生目标,而敢于突破、敢于拼搏,勇往直前的勇气和持之以恒的毅力。

《湖广会馆》麦克画、水彩 50x70 cm

       荀子云:“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故而有曰:“有志之人立志长,无志之人常立志。”常立志,朽木不折;立志长,金石可镂。


       我们需要的正是在面对人生各种艰难险阻时,锲而不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精神和气概!

2022年5月于重庆

艺术家简介

1963年8月生于重庆。1987年毕业于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文学学士。高级工艺美术师,资深室内建筑师,高级景观设计师。


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民主促进会重庆开民画院会员


重庆市文史书画研究院会员


广东巴蜀(珠海)书画院艺术顾问


重庆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主任(首届)


重庆市住宅与城乡建设研究会专家


重庆市建设工程勘察设计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


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重庆工商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重庆工商职业学院艺术系客座教授


重庆工程职业学院艺术设计系客座教授。